做企业不能只靠算帐,算帐是永远算不平的

团队合作的本质就是要解决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付出超过了自己所得的这个问题,所有的企业管理理论、组织理论、团队理论要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你要靠大家自己算自己的帐,是永远算不平的。即使是两个人出去一起扛一桶水喝,自己豆大的一滴汗,掉地上摔八瓣,看得清清楚楚;那别人豆大的一滴汗,掉地上摔八瓣,你可能就没看见了;你即使看见了,你也觉得他那颗汗比你那颗汗要小一点点。人永远是高估自己的付出的,所以你要靠每个个体算帐,或者大家坐下来一起算帐,这个帐是永远算不平的。

 

再举个例子,你带着一个小组,攻坚解决了一个重大技术难题,公司决定对你们六个人重奖,100万!你们关系很好,吃喝、工作、睡觉都在一起。你说,A,咱们什么关系,你说个数字嘛!A说了个数字。同样,你找到B,拍拍肩膀,说个数字吧!B说个数字。然后是C、D、E、F,这六个数字加起来一起是多少?一般是多少?至少是200到300万之间。

 

 

人性就是这样,怎么办呢?你只能靠让大家发自内心地认同这个公司,认同这个文化,认同这个使命,认同这个一把手,然后相信从长远来讲,他是会回报我的付出的,只能靠the shadow of the future “未来的影子”来解决当前的结算问题。我说清楚没有?只能靠这个。所以为什么要做企业文化,为什么要做使命、愿景、价值观,就是要让大家坚信,我们这个地方是不会有永远的冤案的,付出就会得到回报,所以为什么华为经常说那三句话,都是任正非的话,“烧不死的鸟是凤凰”,“泥堆里爬起来的是圣人”,“受不了委屈的干部不是好干部”,他解决的都是这个问题。

 

软的工作在企业内部为什么重要?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你算帐,你就算拿着最先进的AI来算,这个帐是算不平的,永远算不平的,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功劳更大;只能靠对这个事业的认同,对这个事业的热爱和代表这个事业的领头人的认同和团队的认同,你才能摁下这口气,摁下这颗争胜心,你才有可能心平气和继续去投入,去努力,去付出。我说清楚没有?所以做企业不能只靠算帐,企业内部天天算帐,左一个帐,右一个帐,什么阿米巴之类的,最后这个企业往往长不大,就是这个原因。

 

所以,做企业要非常小心,一方面有理性的一面,有偏理工科的一面;另外一方面,有偏感性的一面,偏人文的一面。中国创业者往往偏理性的一面相对强一点,偏感性的一面相对就弱一点,所以中国企业做得好的人,像马云这样的人为什么大家都说他傻子、疯子、骗子,就是他最强大的是感性的一面。你想想,他数学第一次考1分、第二次考19分,现在50多岁,我估计他100以下加减乘除还搞得定,再往上,就难说了。所以他肯定不是靠数学,不是靠理性,而是靠这些感性的东西,是人家说他是傻子、骗子、疯子那些东西。所以,做企业需要这两者之间的平衡,阴阳平衡,感性和理性的平衡。谢谢你的问题。

 

问题二

 

肖老师,应该是说从14年开始,尤其是国家鼓励双创,创新、创业就蔚然成风,我感觉今天在座的有很多创业者。关于创业的方法论,现在有很多这种机构,我们这些没有创过业的非明星创业者,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选,怎么去解决自己心中的困惑,怎么去学习这些东西,您给提个建议,去哪儿学些管理方面、创新方面的思维?

 

中国最伟大的教育家可能是民国当时西南联合大学的教务长,他脚还不太好,叫潘光旦。他曾经讲过一段话,什么叫教育?什么叫自由教育?他说核心是帮助这个小孩尽早地发现他内心的热爱,然后让这种热爱去引导他自己上天入地找资料,找书读,自己琢磨这个问题,这就是自由教育的本质,这也是教育的本质。我觉得创业教育也是这样,最重要的找到自己内心的热爱,是真痴迷这玩意儿,没人给我钱我都要干,更不要说有人给我钱,你找到这个劲了,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你没找到这个劲,那就是乔布斯那句话,keep  searching(继续寻找),别停下来。

 

你没找到那个劲,就是你还没找到你的天命,没有找到你内心真正的热爱,这个时候,对不起,学什么创新课都不大可能有用。必须先要找到这种热爱,有了这种热爱咱们再去上天入地地找资源,去找不同的学派、不同的学者、不同的角度,都是好事儿;没有这种热爱,所有这些东西都帮不上你忙。你要问我,打一个稍微刺激一点的例子,就像精子和卵子的区别,没有精子,卵子再多没用的,它营养再多,没用的,它就变成一泡血就没了。所以这一切一切的核心是,你要找到你的热爱,找到你的天命,找到你那个不给钱也要做的事情,这个事情找到了,很自然你就走在别人前头了,很自然你就慢慢地把别人甩一大截,很自然人家就哭着喊着要投资你,你还不选呐!很自然你就是行业的冠军,很自然你就是开企业家峰会坐在前排的人,这些东西都是自然而然的,你要没找到这个热爱,所有的方法、技术、工具都是过眼烟云,都帮不到你忙。

 

 

我这个话讲得稍微比较绝对一点,但我相信你们趟过不少水坑的人,知道我这个话的分量。创业苦,真是苦,苦到你开始怀疑人生,苦到你开始怀疑我为什么要到这人世来走一遭,你没有这种对事业发自内心的、骨灰级的热爱,你真的坚持不下来,现在大家都羡慕那些成功的人,他们极度自我怀疑,极度自我恐慌的时候,他没法儿告诉任何人。

 

所以先要去找这种东西,找不到这种东西,别的都没用。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个东西就是那个道,没有这个东西,别的都没用。男孩子一般都从小喜欢机械、汽车、枪支,喜欢游戏;女孩子从小就喜欢洋娃娃、打扮、美、零食,所以总有一种东西你是人家不给你钱你都要干的事情,只要你这种东西能够为他人创造价值,慢慢它就会成为事业,所有你要去努力找这种东西。好,谢谢你的问题。

 

问题三

 

您提到了把企业当儿子还是当老子的问题,他说我很希望把企业当成老子来养,但是一放权就等于放手,一放就乱了,怎么解决呢?

 

中国人如果没有职业化管理的概念,没有授权体系的概念,没有分权制衡的概念,肯定是一放就乱,一收就死。这些东西其实没什么奇妙的,它就是一套契约体系,一百万以上谁签字,二百万以上谁签字,五百万以上谁签字,清清楚楚的一套授权体系,出差是自己报销还是要上司签字,上司签字完之后要不要财务签字,这套体系你去设计就好了;设计好了,现在IT系统这么发达,OA系统就会自动跳出,你超过授权的事情,它就推进不了。

 

这些东西不是什么高能物理、高等数学那种复杂的东西,它是很简单的东西,它就是一个授权体系,你就严格地职业化地去按它做就行了。不要被中国人那套千奇百怪的、莫名其妙的思路所影响,什么“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些都是屁话,企业肯定是要靠职业化管理系统的,你还要靠哥们儿义气,靠人盯人,靠你们当年小时候喝的那点鸡血酒,是不可能的。

 

所以,企业肯定是靠一套系统,让契约体系在企业里头起到钢筋骨架的作用,这个是大的逻辑,大家要很清醒。我觉得中国人,尤其我们偏北方点的人,特别喜欢讲哥们儿义气,这个东西是害死人的:天下最不可靠的就是哥们儿义气,天下最不可靠的就是人,你别看他脖子上吊着大金链子,刺的一身的纹身,真正关键时刻,没人上来帮忙的,都是假的,都是骗骗小孩子的东西,要很清醒,最终是靠法治。

 

 

当然,企业内部的法治要靠社会层面、国家层面的法治的支持。所以,如果一个国家的法治非常混乱,企业内部的法治就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它就不存在。因为可以去贿赂检察院,去贿赂公安局的话,企业内部的法治就谈不上了,契约体制就是建立在沙子上的。所以,国家层面的法治建设是企业层面制度建设的基础,没有国家法治层面的支持,企业层面的法治也很难。所以,在中国做企业就一定要选法治秩序相对比较完善的地方去做总部,为什么大家要到大城市来创业?因为大城市不需要求爷爷告奶奶,你按流程做事情,公章就能盖下来,你不需要天天去靠人际关系去做这些事情,所以法治秩序还是相对好一点的。

 

当然,企业大到一定的程度,你发现中国满足不了你对法律秩序的需求,那你就出国,你在英国建分公司,在日本建分公司,你不就更安全了吗?所以,为什么李嘉诚要把资产全部转到英国去,因为他知道,他自己作为创业第一代,长袖善舞,跟谁打交道都滴水不漏,他能处理好这些不确定性,处理好这些政治关系,而第二代,一般来讲,有没有这个能力?他有这个能力他也不愿意干。让二代去做这些做小服低的事情,想也不要想,他不愿意做的,所以他就要把它挪到一个相对透明、相对法治的环境下,他的二代就能够继续把这个企业做好,这是他把资产转到那边去的深层次的逻辑。
 

饭否资讯-茶余饭否看资讯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